事件暫時告個段落,我也不怕說出來會有什麼後果了,
只希望相同的事情不要再發生。

事件發生在上禮拜。
之前電子學實驗,我們這組做的報告,
分數都不太「好看」。
我因此向助教反映,助教說是實驗授課教師改的;
去問老師,得到的答案是「分數要有鑑別度」,
我只當作「老師的價值觀和我不同」看待。

那次,我做出來的報告,
自認為應該不會再拿「那種分數」了;
沒想到,上禮拜發回來後卻讓我「再度失望」,
分數並沒提高多少。

懷著半怒半憂的心態,我去問助教,
助教一樣說是老師改的;
本想等到老師回來後再問,
但因為我們實驗很早就做完,
我等不到那時候,就自己跑去研究室找老師了。

一開始,我還是提出疑問,
說「這種分數太誇張了」,我們又不是什麼都沒寫出來,
隨便交差了事的那種;
一開始,老師說「我們這組只用畫圖,而別組有把波形照下來」,
我聽了,心中很不是滋味,
回說「因為沒照相機,所以用畫圖的,意思一樣吧」;
老師說他了解原因了。

再來,老師說有的組做的東西很豐富,
讓人覺得不給高分不行,
但我想說:我的作風是能少一點「廢話」就少一點,
也不能這樣就判我「出局」吧。
雖然我懷疑那些組做的就是那種「廢話」多一點的東西,
但一來沒有證據,二來有「誣賴別人」的危險,
我也就不深究了,畢竟還是要尊重老師改作業的方式。

我以為只是這些「微不足道」的理由就讓我們分數那麼低,
沒想到,老師竟然「爆」出一項「內幕」:
有人質疑,有的組報告抄襲別人,
而且還有人跟老師說我們實驗數據用掰的;
更奇怪的是,還不只一個人跟老師說這件事。
而老師查看了一下,發現裡面有一題「問題與討論」,
大家的答案幾乎一致,而且都錯。

我聽了以後,大為震驚,
還以為是有人要「抹黑」我們這組。
知道此事非同小可,我不能坐視不管。

經過追問,得到幾條線索:
一、不只一個人提出相同的質疑
二、似乎真的有人抄報告,不然怎麼會「錯」得「一樣」?

老師給我們一個建議:
再做一次實驗,證明我們不是亂掰或抄襲別人。
我想說,如果現在不解決,以後難保碰到相同問題,
幾乎沒什麼猶豫地一口答應;
只是要找同組同學一起做才算數,
不然只有我自己分數改變。

再與老師討論一下後,認為應該沒什麼事了,
自己先回家。

在車上,我仔細地想著這個問題,
經過一番「推理」,得到了幾個可能的解釋:

一、我的報告可能是在「交出去」到「老師收走」這段時間被拿去抄。

如果真是這樣,那老師和助教也有責任,
因為他們沒有善盡保管責任,任由報告被其他組拿走。

二、不太可能有人想抹黑我們這組,找不到什麼理由。

基本上,我自認為和班上同學處得還滿和平的,
且我也沒和誰結怨,不可能有人想找我麻煩。
真要說有什麼問題,
也只有「我們每次實驗都很快完成」這個問題,
但因為做太快就說我們「可能沒做,數據隨便亂掰」,
這理由實在太牽強了,
若真有此事,就是「誣賴」我們。

三、提出質疑的人,不是針對我們這組

他們應該是說,別組有人抄作業,
而老師又找到抄襲的「證據」,
剛好就是抄到我們的,結果我們跟著受累。

回到家,心裡一直很不平衡,
和爸媽說了一次又一次,
直到睡覺,才稍微休息。

隔天,中午下課後,我又和朋友說了一次;
最後我們一起推理,
結果是:我們報告被抄,而抄我們的人又被抄,
第一個抄的人不滿,去告狀,而老師又找到證據,
但因為我們和那些抄的人寫的一樣,受到連累。
雖說推測結果不一定正確,
但可以肯定的是,對我們這組來說是「禍從天降」。

到了晚上,我把這件事和組員說一遍,
並把老師的建議說一次,看他要不要一起來。
組員也感到驚訝,很快就答應我的請求。

再隔天,到了下午,
我們都到了實驗室,
老師拿了上次實驗的表格,
我們再把實驗做一次,且詳實記錄。
雖然碰到了幾次實驗器材出問題,
但應對得宜,最後總算把數據都找出來了。
而助教也說沒問題,我們就離開了實驗室。

這次事件算是告一段落,
但我怕又會出相同的狀況,
只希望告狀的人能弄清楚,
我們做得快不是因為什麼都沒做,
相對地,是準備周全才有辦法那麼快!

還有,老師用那種標準來評分報告,
我也覺得有點不妥,
這樣有可能扼殺努力的人的權益,
可能只是風格讓人不接受,就認為「做得不好」。
對於這項,我也只能自己把報告做好。

話說昨天一氣之下,把報告份量加倍,
還多貼了幾張圖,且有粗體重點標示,
外加實驗註解;
但只用了三面(一張半)的紙,
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:以最少份量達到相同目的。
就試看看這次能拿到什麼成績吧,
看是不是真的和我想的一樣「份量越多成績越好」,
以及「照相比較好,畫圖不好」;
當然如果又有狀況,我還是會去找老師「談」的。

全站熱搜

vicid60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